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大可 > 文章归档 > 2017年三月
2017年03月31日 22:04

愚人节——生命中不能承受之乐

愚人节——生命中不能承受之乐
 

从娱乐元年——2005年开始,经过喧嚣的娱乐N年,历史在震耳欲聋的娱乐声中迈入娱乐12年。与高涨的社会痛苦指数密切呼应的是,新的娱乐事物继续大量涌现,“国民娱乐指数”也在日益高涨,从而为我们勾勒了盛世狂欢的迷人图景。

这场娱乐浪潮的来源是耐人寻味的,它首先与全球媒体时代的娱乐主义浪潮密切相关。晚期资本主义的消费核心正在发生本质性的变化,由纯粹的物性消费,迅速转向娱乐消费时代。这是一场彻底的消费主义革命,它终结了垄断资本主义的痛苦噩梦。

战后西欧的文化消费曾经是无限多元的,一方面是大众的娱乐消费,一方面是知识分子的反娱乐文化消费,后者以痛苦和荒谬为消......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8日 11:07

你是一个中国人,但你同时也是一个世界公民

你是一个中国人,但你同时也是一个世界公民
​​
 

1   欲望之果:中国人的需求四层次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读过马斯洛,他是一个西方的心理学家。他有一个心理层级的表,这个表对全球的心理学研究有重大影响。

我根据中国国情的特殊性,改变了这个表的方式。在中国人看来,最低级的层级应该是这个社会最看重的安全问题。

什么是安全问题?北京的朋友说他们那边的雾霾太可怕了。这是就是呼吸的安全。他们到了广......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1日 19:04

商周两朝为何崇拜外国神?

商周两朝为何崇拜外国神?

​苏美尔泥版上关于恩努玛·伊利斯的故事,在神的两边各有一个星字符

一、“帝”的苏美尔身世

“帝”【deegs】在东亚经历了两次重大传播。它首先成为殷人最迷恋的神学/政治语词,遍及各种甲骨刻辞,而后,被战国和西汉年间的儒生所热烈谈论。目前传世的“五大经书”,“帝”字的出现次数,《尚书》为32次,《诗经》为24次,《礼记》为20次,《春秋》为8次,《易经》有2次。毫无疑问,“帝”是商朝和儒家政治......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3日 14:06

尭舜鲧禹——中国上古四大天王(下)

尭舜鲧禹——中国上古四大天王(下)
​​
鲧神治水

地神鲧的今生来世

鲧,黄帝统治时代的地神,山海经说他是黄帝之子骆明的儿子,小名叫做白马,甲骨文又写做“鮌”,是“大黑鱼”的意思。当年他曾主管东方大地,却刚好遭遇全球性大洪水,地球上的生灵,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按《圣经》的解释,这场洪水是上帝用来惩戒人类恶行的。鲧似乎没有理解上帝的用意,心想如此这般下去,人类就要灭绝了,便利用跟上帝接近的时刻,从他的库房里偷取了息壤,然后擅自下界去行理水的大业。......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1日 18:34

尭舜鲧禹——中国上古四大天王(上)

尭舜鲧禹——中国上古四大天王(上)

​​

堯神和他的三座大山

作为陶神、手工业保护神和游戏神的尧,本来名叫祁放勋,“尧”只是他的谥号而已。因曾经担任陶唐氏的首领,所以史家又称他为“唐尧”。从晚起的甲骨文字形看,他是一位侧身弓腰而立的大神,身后挑着一块息壤,犹如运石上山的西绪弗斯。小篆文字进一步偷换了造型,让他头顶三个笨重的土堆——三座大山,俨然是一个不堪重负的地神。

严酷的大洪水洗劫人间,酿成巨大的灾难,更在民众中引发普遍的怨恨,而水神系必须为此承担主要责任。依照“土克水”的五行原理,地神系这时便乘势而......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6日 14:40

孔子身世考略

孔子身世考略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喜欢把圣人的诞生弄得神秘兮兮。这个传统,有时还真能糊弄百姓,有时却弄巧成拙,弄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不妨先以殷商的起源为例。《诗经•商颂》记载说,当年上帝命令黑色的大鸟降临人世,诞生了这个叫做“商”的伟大部族。这个高度简约的故事,由于省略掉大量复杂的细节,让人真有些摸不着头脑。

为此,司马迁在《史记·殷本纪》里进一步描述说,商的开国元勋叫契,他的母亲叫简狄,在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她跟两位闺蜜一起到郊外野游,正在池塘里沐浴,看见黑鸟在附近下蛋,简狄也不知起了什么意念,就走过去捡起来一口吞了下......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3日 14:47

大革命时代的邻人们

大革命时代的邻人们

上海太原路二十五弄十号,是我生命中最奇妙的一环。在那个地点,我度过了整个童年时代。

我最早的记忆起源于两岁时的一场噩梦:几架黑色的飞机追击着我,而我则在大地上逃亡。事后才知道,当时我开始沿着大床的床沿奔跑。黑暗中没有摔下去,真是一个奇迹。外出做客的父母进屋开灯,见我正在梦游,赶紧把我叫醒。我清晰地记得从恐怖的梦境转向温暖的现实的那个过渡的意识片段:我看见了昏黄的灯光和受惊的父母,但噩梦的图象还没有消褪,它与现实的场景发生了融合。我仍然在奔跑,但速度在逐渐减慢。后来我终于停下来了。母亲举起了痰盂。撒了一泡尿之后,我又回到了黑暗。

另一个来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