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大可 > 文章归档 > 2016年九月
2016年09月25日 16:55

我就是鲁迅的孩子

我就是鲁迅的孩子

——谨以此文献给鲁迅诞辰135周年

中学时代,也就是文革后期,我读完了《鲁迅全集》。我是在鲁迅的话语摇篮里长大的,在某种意义上,我就是鲁迅的孩子。除了他,我还能崇拜谁?我们的文学苏醒都是从鲁迅开始的,我喜欢鲁迅的长相,他的酷劲,他的气质,完全超越了同时代人,具有罕见的视觉力量。

在当时,对于鲁迅的官方评价,我们没有任何反思力。鲁迅在论战时喜欢称敌手为“狗”,例如他称......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3日 20:09

朱大可:哭泣者的两张脸

朱大可:哭泣者的两张脸




​哭泣者的两张脸


朱大可



友邦先帝谢世之后,该国的全体民众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这些镜头引发全球观众的莫名惊诧。但中国人在1976年那年,上演过完全相同的催情大戏,可惜当时没有强大的国际电视传播体系。据不可靠的历史记载,中国人的政治眼泪,足以流成黄河、长江与京杭运河。



善哭虽然是亚洲民族的共性,却在东北亚达到了巅峰状态。朝......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4日 18:01

大羿和嫦娥的失踪之谜

大羿和嫦娥的失踪之谜
 

 嫦娥的逃亡与变形

全世界第一个登上月球的女英雄嫦娥,又叫常仪、常羲和恒娥,也就是“永生的美女”的意思。据山海经记载,她最初是东方大神“帝俊”(又叫“帝喾”)的众多妻子之一。这个帝俊在神谱中地位崇高,是黄帝的曾孙,《世本"帝系篇》说他一生至少娶过四个妃子,第一个叫做姜原,脚踩了巨人的脚印而生了感应,产下了儿子后稷,为发明和推广农耕技术做出重大贡献;第二个叫做简狄,生下了契,也就是商人的祖先;第三个妃子叫做庆都,为帝俊生下了儿子尧,是当时的著名贤君,打造......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9日 09:05

朱大可访谈:“卜知客”——写作生态圈的“异种人”

朱大可访谈:“卜知客”——写作生态圈的“异种人”


朱大可访谈


“卜知客”——写作生态圈的“异种人”

1.记者:请问朱老师, 您为什么推出谜托邦写作计划?文学评论界称,您倾力打造的卜知客写作团队,是与郭敬明、韩寒等团队平行的新文学第三势力,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朱大可:我看“第三势力”都不算什么,第四、第五,第六势力都早有了,这是由无数小势力和小单元构成的多元世界,谁都无法成为主宰。我们工作室的小盆友只是试图走通自己的路径而已......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7日 11:14

张爱玲的华袍及其虱子——谨以此文纪念张爱玲去世21周年

张爱玲的华袍及其虱子——谨以此文纪念张爱玲去世21周年




张爱玲的华袍及其虱子

——谨以此文纪念张爱玲去世21周年


朱大可


张爱玲的小说叙事制造了文学史的奇迹——她比其它同时代作家拥有更大数量的粉丝。这是作家和读者共同造魅的后果。在这场文化造魅运动中,张爱玲既是被造魅的对象,也是最重要的造魅者。这种双重身份塑造了她的暧昧面目。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