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大可 > 文章归档 > 2016年七月
2016年07月31日 19:05

约伯之痛——我们无尽的哀歌

约伯之痛——我们无尽的哀歌




约伯之痛:我们无尽的哀歌

朱大可

由于舍斯托夫的告诫,约伯这个姓氏的意义已经超出犹太教和基督教的范围,成为上帝笃信及其疑虑的象征。此刻,我要从他的激情方面,也即他的痛苦方面接近这个人,去打量和倾听他的言说。人们被告知,由于约伯是上帝与魔鬼之间的一种赌注,他被剥夺了全部财产与儿女,不仅如此,他还必须坐在炉灰里用瓦片徒劳地刮削着遍及周身的毒疮。如此痛......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3日 19:46

《媚骨之书》里的聒噪和剧痛

《媚骨之书》里的聒噪和剧痛

奥地利作家罗伯特·穆齐尔提出的“随笔主义”、“一种支配生活、思考和书写方式的混合疗法,是针对战争状态下不确定性的生命策略。产自二战时期的哲学,延续到了转型中国,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工具,它要营造一种自由、实验和隐喻的写作空间。但这种随笔始终处于文学的边缘地带,被“擅长小说和散文”的主流作家所轻蔑。

蒋蓝是大批四川先锋诗人分化后的“剩余价值”。他是“非非主义”的第二代传人,多年来保持了跟诗歌相关的书写,成为盆地写作的晚期代表,在他身上,延续了八十年代川籍诗人的各种特点:非非式的语词营造、钟鸣式的知识考古、以及以“流氓”和世俗......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6日 11:05

“谜托邦”和“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谜托邦”和“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谜托邦”和“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2016年7月11日下午,由朱大可工作室出品的“谜托邦”类型小说《鹰翼之醒》《波斯镜灵》《诡面谜花》《巫灯》新书发布会,由东方出版社隆重推出,在现代文学馆盛大首发。


“谜托邦”缘起于朱大可先生的《华夏上古神系》,这是一部关于中国古代神话的学术著作,在这本书出版之后,朱大可组建了一个工作室,把他的这一部分研究做成非常接地气的小说,由此诞生了“谜托邦”这一类型小说品牌。


活动分为两个板块:第一个板块以朱大可工作室“谜托邦”为讨论主题,第二个部分......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7日 19:41

治水神话、权力梦想和民族精神

治水神话、权力梦想和民族精神



治水神话、权力梦想和民族精神

朱大可



 

大禹崇拜引发的水/土二重信仰

作为G词根,也即地神家族的伟大后裔,禹(上古音【gw】)维系了其父“鲧”的“土地”语义。他像鲧那样坚持使用“息壤”(一种可以自行生长的地核)去制止洪水。然而我注意到,在禹和鲧之间,已经出现了某种深刻的语义变化。“鲧”,有时被记作“A”或“鲲”,仍然保持着作为宇宙鱼的水体话语特征。而禹则全然不同,......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1日 15:54

类型小说的“鹰翼之醒”

类型小说的“鹰翼之醒”


鹰蛇之战


类型小说的“鹰翼之醒”

朱大可



古老神话中的鹰蛇对抗


鹰与蛇的二元对立,无疑是苏美尔神话的重要母题。在一组美索不达米亚的“埃塔纳”(Etanna)泥板上,记载了鹰蛇之战的诸多细节。

鹰与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