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大可 > 文章归档 > 2015年八月
2015年08月28日 10:53

朱大可:泼皮短语和流氓肖像(缅怀九十年代之三)

朱大可:泼皮短语和流氓肖像(缅怀九十年代之三)


泼皮短语和流氓肖像

——缅怀九十年代之三

朱大可


 

1、文化衫事件和泼皮短语



中国知识分子一直试图与流氓主义划清文化界限。在1994年的“人文精神大讨论”中,王朔作为一个负面象征,遭到来自知识分子的尖锐批评。自由主义者在反抗体制的同时,抵制着流氓主义的自由魅力。这种腹背受敌的态势,营造了一个富于戏剧性的象征,展示出知识分子在80-90年代的精神特质:一方面反叛,一方面......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25日 08:55

朱大可:帝国话语的复兴与泛滥(缅怀九十年代之二)

朱大可:帝国话语的复兴与泛滥(缅怀九十年代之二)


帝国话语的复兴与泛滥

——缅怀九十年代之二

朱大可

帝国话语的历史复兴

民间毛泽东崇拜

正是在1990年前后,除了知识分子群体,人民也发生了重大的价值转向。越过对新国家主义的失望,他们开始了对旧国家主义的缅怀,也就是说,开始了对已故领袖......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23日 14:22

朱大可:国家话语转型及其美学跃进(缅怀九十年代之一)

朱大可:国家话语转型及其美学跃进(缅怀九十年代之一)


国家话语转型及其美学跃进

——缅怀九十年代之一

朱大可

毛式美学的盛行呼应了毛语的领袖地位。这场新美学实验从1950年代开始,在文 革中达到其发展的高潮。八个样板戏、钢琴伴唱红灯记、钢琴协奏曲黄河和现代京剧杜鹃山,这十一种样板剧目聚结成了毛式美学的核心,它们中的一些革命先锋戏剧如“智取威虎山”、“沙家浜”和“杜鹃山”等,经过毛夫人的精心打磨,散发出浓烈的经典化气息。但在外围的民间社会,毛式美学的形态却是粗陋的,它仅仅要求着民众的精神服......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19日 10:13

史话七夕:牛郎织女的新愁旧恨

史话七夕:牛郎织女的新愁旧恨

 

史话七夕:牛郎织女的新愁旧恨

朱大可


谁给“河鼓二”与“织女一”拉郎配


在中国古天文学体系中,织女星位于天河北端,本名叫做“织女一”,与另外两星一起,主管瓜果、丝帛和珠宝等家庭用品,而牛郎星(牵牛星)的正式名字叫“河鼓二”,与另外两星共同主管桥梁关隘等土木工程,两者间的距离多达16光年,本来没有任何瓜葛。但早在孔子们活跃的春秋时代,《诗经"......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15日 20:13

朱大可演讲:个人记忆和民族反思

朱大可演讲:个人记忆和民族反思
 
 

个人记忆和民族反思

朱大可


作为人类精神活动的主要形态,记忆正在成为我们关注的焦点。在今天的上海书展里,到处分布着有关记忆的文献。这些文献试图向我们描述一个真切的过去,并且为我们向未来的飞跃提供坚实的支点。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10日 10:20

朱大可:近代中国移民断想——哈卡人三次北伐改写中国历史

朱大可:近代中国移民断想——哈卡人三次北伐改写中国历史
 

哈卡人和时间民系


1841年仲春,英国气动铁甲舰“复仇女神”号领军的英国皇家舰队,击沉70多艘中国海军战船,摧毁沿岸的所有建筑,并剪去中国战俘头上的辫子,以此羞辱傲慢自大的帝国。这就是“鸦片战争”的令人不安的结局,它提供了异族干预本土历史进程的范例。官方历史学家宣称,它就是古代史的终结和近代史的开端。一次外部的扰动,惊动了自闭而脆弱的帝国体系,令它露出严重衰老的病容。大英帝国的火炮,不仅捍卫了银本位的殖民经济体系,也击碎了辫子帝国的强盛旧梦,把它变成一堆可笑的亚细亚瓦砾。


这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次推动。广东爆发的军事冲突,并未在帝国......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04日 10:21

向索尔仁尼琴的背影致敬

向索尔仁尼琴的背影致敬

向索尔仁尼琴的背影致敬

朱大可 

仅剩的文学巨匠之一、东正教堡垒、“俄罗斯良心”和“政治恐龙”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弃世而去,留给世人一个形迹可疑的背影。

作为作家,索氏最值得炫耀的不是诺贝尔文学奖,而是他的两度被清除:1969年11月,他被苏联作家协会开......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01日 09:47

鼎器断送了商周两大盛朝的性命

鼎器断送了商周两大盛朝的性命


鼎器断送了商周两大盛朝的性命

朱大可


 

鼎的神秘来历


 

鼎是所有传统器物中最凝重的一种。许慎在《说文解字》里形容它有三只脚和两个耳朵,是烹调五味的宝器。它的庄严器型的和沉稳身躯,正是它日后饱受尊敬的原因。但没有人知道它的真正来历。它是谁的发明和设计?它究竟来自何方?又为什么会从历史中悄然消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