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大可 > 东方卫视:朱大可解剖张艺谋

东方卫视:朱大可解剖张艺谋

东方卫视:朱大可解剖张艺谋
 
朱大可解剖张艺谋
 
东方卫视《深度105》
2007年02月05日20:00
 
主持人李涛:提起张艺谋,那在中国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过,提起朱大可,您知道吗?不知道,没关系,我来给您介绍,此人是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的所长,著名的批评家。批评家?批评家是干什么的?我告诉您,所谓批评家,就是专门批评人的,比如今天,他要批评的对象,就是张艺谋张大导演。那朱大可究竟为什么要批评张艺谋,他又说了些什么呢?一起来听听今天的非常道。
 
 
谈话1:黄金甲=情色+暴力+隐私
 
我感受最深的场面,(还有)就是一大排宫女炫耀她们被勒得很紧的乳房的场面。有很多人说好像走进了一座奶牛场。我们知道大众舆论有三个基本要素是最能吸引大众的,第一就是情色,第二是暴力,第三就是名人隐私,你只要具备其中一个元素,你这个东西就能叫座,如果你具备了两个元素,那是相当叫座,如果具备了三个那就不得了,你就是爆满的。我觉得《满城尽戴黄金甲》应该是说同时具备这三个元素,所以受到市场的追捧是毫无疑问,你看它,情色问题就用一堆乳房来解决,第二,大规模的暴力,宫廷的战争和很多场面地包括谋杀、暗杀,场面是拍得很好,技术上非常完美。还有宫廷内部的皇后和太子之间的暧昧关系,这不就是名人隐私吗?所以他(张艺谋)把这个三个最能吸引眼球的娱乐元素全部组合在片子里面,他是玩元素组合的,我觉得他玩得最好。
 
谈话2:张艺谋在给我们吃药
 
他煮药的场面,就跟别人不太一样。药当然本来是一个很重要的元素,这个场面给我一个很大的启发,就是说这些导演在给我们全体人民吃药。吃了暴力的药,吃了情色的药,吃了名人隐私的药,然后我们就吃着这些药茁壮成长。
 
谈话3:中国大片太暴力
 
中国社会是一个暴力指数很高的社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电影,如果继续这样不断在进行暴力指数的竞赛,你这个大片你搞暴力,我这个比你还厉害,冯小刚那个《夜宴》那一段拷打大臣那一段戏,那真是惊心动魄,太残酷了,现在广电总局拒绝电影分级,主要是暴力电影分级,这样会一个什么结果,成人看,可能会有利于社会的健康,他是一种内心的暴力欲望的一种宣泄,但是孩子看了,正好相反,大量的吸纳这种暴力的信息会给他的今后的人格的形成,就是暴力人格的形成产生极大的作用,这个会对中国社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我们现在不仅是在破坏我们的自然环境,也是污染我们的人文环境。1622它的造成的真正的文化上的损失远远超过2.5亿,25亿,250亿都不止。因为人类灵魂的价值,远远超过票房的价值。
 
谈话4:张艺谋的“流氓”史
 
86年的时候他拍了红高粱,这是一个流氓电影的经典之作。那首歌,我记得全社会都在唱,都是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走什么呢?就是他要在流氓精神的鼓舞下走出自己的生活,打破封建的,解放自我的身体,自己的欲望。但是现在问题又倒过来了,现在他把80年代这种人文关怀,民族的这种自我批判,自我反省这些东西他已经完全抛弃了,现在他已经完全倒向了一个单一寻求权力美学的、假大空的美学状态。实际上他是走入了歧途。
 
谈话5:张艺谋得不了奥斯卡
 
这就是为什么他屡次被金球奖和奥斯卡外语奖踢出来的重要原因。一个奥斯卡的评委,他就明确地跟我讲,他不喜欢张艺谋,是因为他没有人性。他认为他的人物都是扭曲的。好莱坞还有一个内在的游戏规则,你需要表达一种健康的,向上的,表达人类未来信念的这么一种趣味和理想,在张艺谋的电影里你看不到这个。
 
谈话6:张艺谋——病态文化的样本
 
20年经过这个变化,从人性解放到了后来人性的扭曲,极度的变态。这个我觉得不仅仅是张艺谋的问题,也是整个中国文化的问题。就是文化对畸形的变态的东西的那种热爱,对权力美学而不是对平民美学的热爱。四川有一个镇居然造出一个天安门来,一个小镇,老百姓都吃不饱饭,根本就没有钱,造了非常豪华的天安门。有的地方的政府广场甚至比天安门广场还大,就是不断在那里炫耀自己的占有空间的广大,或者是炫耀自己造楼的那个高度。空间的广度和高度,是权力美学一个非常重要的标记。就从这一点上来看,80年代的文化比我们今天要健康得多。张艺谋是一个样板,他的变化折射了整个中国文化的病态。
 
 
主持人李涛:朱大可说张艺谋是流氓,不过也有人说朱大可才是流氓。我曾经拜读过朱先生的一些文章,浏览过他的博客,说实话,张艺谋不是第一个被他骂的,甚至也不是被他骂的最狠的。我们所说的“骂”,其实是朱大可先生独特的行文风格,或者说是一种尖刻的表达。
 
当然了,其实这样对张导演也是蛮不公平的。您看,人家辛辛苦苦为中国电影拍了这么多大片,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我们来听听张导是怎么看待这些批评的:
 
【声音1:反映现实不如去拍《焦点访谈》——张艺谋导演】
 
张艺谋说:电影不是那么直接反应现实的。要想直接的话,应该去拍纪录片、电视专题片《焦点访谈》之类的,那最快了。
 
我觉得他说的太绝对,像《秋菊打官司》、《有话好好说》,挺现实的呀。
 
【声音2:奢侈得让人难以置信——洛杉矶时报】
 
当然,“肯定”的声音也不少,不过这“肯定”是用引号的。美国的洛杉矶时报就评论说:《黄金甲》取材于晚唐时期的宫廷生活,奢侈得让人难以置信,这点上,《黄金甲》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电影里程碑。您看,虽然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但是我们影片里所反映出来的奢侈,已经让美国人民感到难以置信。
 
不光是电影,您看,现在在很多地方,各种铺张的大型仪式、夸张的大型建筑层出不穷,一出手,几千万一台晚会,几个亿一个广场,几十亿一座新城。像这样的大手笔,比张艺谋张导不知道要高多少倍了。或许这就是一个需要宏大场面来满足梦想的时代,于是张艺谋生逢其时,脱颖而出,成为一个时代的“国家导演”。
 
原文链接:
 
本文题图:游梦《受刑图》
 
杰夫上传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