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大可 > 耶稣之死的历史辨疑:基督与犹大的卓越合谋

耶稣之死的历史辨疑:基督与犹大的卓越合谋

 耶稣之死的历史辨疑:基督与犹大的卓越合谋

耶稣之死的历史辨疑

基督与犹大的卓越合谋

耶稣基督是犹太社会的一个奇怪的入侵者,上帝之所以把此人派来,也许因为它绝望于人类,却又不愿制造第二次大洪水让他们完蛋。这点我以后还要深入探讨。耶稣,按幸德秋水的说法,过去可能是一种性隐喻,现在却是神圣绝望的民间煽动者,耶稣在十字架上两眼望天,与其说是向上帝呼吁,不如说是针对人类的轻蔑和绝望。这个绝望的图像为基督教奠定了阴郁的调子。

必须懂得,直接谈论绝望是同宗教精神相抵触的。但当法利赛人要求昭示特异功能时,耶稣破例叫道:“没有什么神迹给这个邪恶淫乱的世代看。”这种激进的言论,使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耶稣宁可更多地使用隐喻。耶稣降生时出现过一个著名的戏剧性场面:他拒绝躺到人类的摇篮中去,结果玛利亚只能将其放进了卑贱的马槽。这似乎在向我们暗示,耶稣对人的肮脏程度的估计超过了马匹。

邀请约翰为其沐浴,以清除人类罪恶所带来的全部污秽,这是耶稣所再次表达的对人及其气味的厌恶。水是所有肮脏东西中比较乾净的一种,它慰抚了这个被上帝遗弃于人世的孩子。

所有上述绝望的意识,都出自更古老的犹太典籍《旧约》──一部记录人类罪恶的大型年谱,从中可明晰地看到一个富于创造力的上帝是如何对它的造物失去耐性和加以弃绝的。

《旧约》对人类罪过的指控,经过耶稣及其弟子们的添油加醋,夸饰成严厉的末日审判。这是绝望主义逻辑的一个必然后果。《启示录》大规模地屠戮人类,各种恐怖异象接踵而至,它给人的启示正是某种令人惊骇的复仇性。上帝和他的儿子共同炮制了关于人类大毁灭的传说,把绝望意识转换成末日的先兆性图景。

然而末日只是一种福音的开始。上帝的策略是先把人类推入绝望,而后再向他们指出获救的可能性。上帝的用意深不可测。

耶稣之死的历史辨疑:基督与犹大的卓越合谋

尼德兰画派之《最后的晚餐》

耶稣是天生的笃信者,他坚持确认自己就是弥赛亚(先知)和基督(救世主)、耶和华父亲的独一无二的后裔。他的伟大使命在于,为上帝管理好他在世间的产业(犹太民族或者人类),把芸芸众生再度召回到对上帝的无限敬畏中来。

谁是耶稣所笃信的那个上帝?他的来历和去处是什么?这组疑问难以得到惯常的答案。摩西要求上帝亲自来解答这个问题。上帝则机智地声称,凡亲见他面目的必死无疑,但他还是向摩西迅速显现了一下背影(《旧约·出埃及记》)。上帝企图告诉人类,他的本质具有不可见性和非事实性,人只能从一个遥远的视角窥到他的模糊影像,而这个影像依然是非真的,它和上帝之间保持着隐喻的关系。

通过一种有限的智力的光线探测上帝,我们最终能够了解到有关他的基本线索,例如他的隐秘性、终极性、形而上学性和纯粹精神性等等。正是这些要素促使约翰把神与“道”等同起来:“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新约·约翰福音》第一章)。

耶稣之死的历史辨疑:基督与犹大的卓越合谋

耶稣背负十字架走向刑场

这无疑是所有福音中比较好的一种,因为它揭破了上帝的真相。上帝是个人形符码,用以标定终极真理和最高价值“道”。笃信者耶稣了解这点吗?回答是肯定的,但他对此保持了永恒的缄默。

一方面是上帝之子,一方面又是人的儿子,这种半神半人的双重身份是耶稣精神分裂的根源。他既保持了纯朴的神性和仁慈品格,又流露出大量人性的弱点:热衷于中间信仰。他试图扮演一个犹太基督的角色,以实现这个失宠民族的政治野心。这时的耶稣看上去像个平庸的国王。

然而我确信这并非是耶稣的主要侧面,在很多方面,耶稣仅仅利用了人类的弱点。为将人引向终极真理,耶稣挪用了大量属于中间信仰体系的术语。他把同类叫做“兄弟姐妹”,称上帝的居所为“国”,而这事实上与血缘和国家信仰完全无关。他象绿林好汉一样组织宗派和教团,颁布道德律令,甚至不惜运用以少量饼与鱼喂饱千人之众的手法,藉此证明那个以“上帝”概念命名的最高真理的意义。

但上帝和民众间的裂痕仍然是难以弥补的。全体犹太人在肉体与灵魂的尖锐痛楚中挣动,置上帝的关怀于不顾。而上帝在拯救他的产业方面也愈来愈缺乏必要的耐性。作为斡旋者的耶稣,无限悲伤地观察到了上述事实。

这就是极端化的十字架事件背后的全部动机。耶稣精心策划了那个背叛的戏剧。《圣经》揭示,正是耶稣本人指示犹大扮演叛徒角色。耶稣的做法是,首先向门徒宣称他们中间有人要出卖他,然后拿了一点象征他自身的饼递给犹大说:“你所作的快作罢”。《约翰福音》认为,“犹大吃了以后,撒旦就入了他的心”(第十三章)。犹大的无辜在于,他只是机警地领悟和执行了耶稣的命令,他甚至创造性地设计了亲吻的动作和台词,但直至耶稣被定罪,犹大才真正了解了事件的全部性质与后果。像所有受到愚弄的英雄那样,他把演出报酬扔还给了祭司,然后怒不可遏地自杀。

犹大是人类最富天才的演员之一。他为终极信仰而死。他的悲惨和伟大都在于,他必须容忍长达几千年的巨大耻辱。犹大并不为自己争辩。他无言地恪守了耶稣的秘密,在但丁地狱的最底层,接受令人肝胆欲裂的酷刑。

耶稣之死的历史辨疑:基督与犹大的卓越合谋

耶稣被钉上十字架

耶稣于杀死犹大的同时也杀死了他自己。尽管这看起来有些不太公正──犹大蒙辱而耶稣赢得了最高的荣耀。耶稣是个坚定的赌徒,他企图利用他和犹大的死亡惊骇昏聩的人民,令其从沉迷之中觉悟,义无返顾地踅入上帝之道。钉上十字架的血象无比惨烈,巨石崩裂,天地摇动,赎罪者訇然咽气,带走了万民的隆重忏悔。

作为神仪学的大师,耶稣设计和导演的这一神圣仪式,是历史上最成功的作品,它穿透时间的厚重帷幕,使所有异邦人及其后裔们震慑。更重要的是,它实现了人与上帝和解的崇高目标。十字架,一个垂直的天庭意志和一个水平的世俗意志,在其中心亲切地相交,仿佛是对这种和解的盛大赞美。

耶稣之死仅仅是他的仪式演出的高潮,而不是结局。这出庞大的圣剧,已经演示了近两千年,并且还将无休止地演示下去,不断吸引新的笃信者,把他们推出尘世和推向上帝的阔大怀抱。但它最终偏离了耶稣的路线。这是无可避免的。对终极价值的信仰,必为一大堆伪善的律法和一个欺世盗名的腐败教会组织所摧毁。每当人们在教堂里无耻地分食耶稣的血肉(红葡萄酒与饼)时,耶稣哭泣便钟声般敲响,像黑暗里的浩冥的疾风。

作者:朱大可,摘自《话语的闪电》,本文写和发表于1988年,其中关于犹大的阐释,在18年之后,也即2006年4月6日,被正式公布的《犹大福音》所验证

本文题图:达利:《十字架上的耶稣》

附录:

2006年4月7日

名為《猶大福音》的古文已確定其真實性,也已翻譯完成
國家地理學會、梅塞納斯古代藝術基金會及韋特史料研究所

共同合作

耶稣之死的历史辨疑:基督与犹大的卓越合谋
耶稣之死的历史辨疑:基督与犹大的卓越合谋


耶稣之死的历史辨疑:基督与犹大的卓越合谋


一份佚失將近一千七百年、源自西元三或四世紀,且含有碩果僅存之《猶大福音》的古柯普特語古抄本,最近由專家著手保存、鑑定與翻譯。這份莎草紙手稿、或稱之為古抄本,將於4月6日星期四,在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國家地理學會總部首次公開呈現在世人面前。

《猶大福音》對於耶穌和猶大間的關係提出了一個不同的觀點,並對這位背叛耶穌的門徒有新看法。不同於新約《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與《約翰福音》將猶大描繪成叛徒,新發現的福音書將猶大敘述成應耶穌要求,而將耶穌交給當權者處置的人。

國家地理學會與各學術單位展開跨國合作,著手鑑定、保存、翻譯這份長達六十六頁的古抄本,合作單位包括梅塞納斯古代藝術基金會(Maecenas Foundation for Ancient Art),以及韋特史料研究所(Waitt Institute for Historical Discovery)。而來自瑞士的全球頂尖柯普特學者魯道夫˙凱瑟(Rodolphe Kasser),則應邀前來復原手稿、並抄寫、翻譯其內文。手稿內不只包含《猶大福音》,還有標題為《雅各》的文稿(又名《雅各啟示錄(一)》)、《彼得致腓力書信》,以及第四段學者暫稱為《阿羅基耐書》的片段。

「這份古抄本已經確定是貨真價實的基督教旁經著作,鑑定方法有五種:放射性碳定年、墨水分析、多光譜照影術、內文比對與古字比對,」國家地理學會專案節目執行副總裁泰瑞˙賈西亞(Terry Garcia)表示,「這份非聖經經文的古文獻戲劇性出土,是公認為過去六十年來最重大的發現,促進我們對早期基督教時期歷史與神學觀點的了解,十分值得歷史學家、學者與神學家繼續研究。研究過程必定耗時多年,也會有許多意見交流,如今只是剛開始罷了。」

韋特史料研究所的創辦人泰德˙韋特(Ted Waitt)表示:「我們所贊助的研究與探索,是能增進了解世界文化和歷史的寶貴新知,這便是本組織的宗旨。」該研究所為非營利組織,致力於利用科技探索歷史與科學,以求增長人類智識。「可以幫助這份史料真相大白,我們感到十分光榮。」

這份以獸皮裝訂的莎草紙古抄本,據信約在西元三百年左右以柯普特語抄寫,1970年代在埃及明亞省(El Minya)附近的沙漠出土。經過古董商數度易手,由埃及流入歐洲再進入美國,之後便一直受人冷落,置放於紐約州長島的銀行保險箱中,時間長達十六年,直到2000年時才由蘇黎士古董商費莉達˙紐斯柏˙查克斯(Frieda Nussberger-Tchacos)收購。

查克斯試圖販售手稿未果,對古抄本迅速惡化的狀況深感憂慮,便於 2001年2月將古抄本送到瑞士巴塞爾的梅塞納斯古代藝術基金會進行保存與翻譯。這份現在被稱為《查克斯古抄本》的手稿日後將交給埃及,成為開羅柯普特博物館的館藏。

梅塞納斯古代藝術基金會的董事長馬利歐˙羅博(Mario Roberty)提說:「我們很高興團隊齊心協力復原這份文件,往後的學者與大眾可以世代對其進行研究,這份古物也將再次回到出土的埃及。我們正與埃及當局密切合作,期待古抄本再『回家』的日子到來。」

鑑定古抄本
耶稣之死的历史辨疑:基督与犹大的卓越合谋

2005年1月,亞利桑那大學以放射性碳定年法而聞名世界的加速質譜儀實驗室,鑑定取自這份手稿的微量莎草紙與皮革樣本,結果顯示古抄本的年代很可能介於西元220年至西元340年之間。

墨水分析由伊利諾州威斯蒙特的麥克隆實驗室進行,並確認所取樣的墨水經檢驗出含有碳黑的成分,黏著媒介則是樹膠-符合西元三、四世紀所使用的墨水。之後又進一步證明,這種含鐵質的墨水在諸多方面都符合埃及三世紀的其他種類金屬墨水。

另外從古抄本中選了幾頁送去進行多光譜照影術(MSI)分析-用來鑑定古文件成分,以及是否遭修改的技術。由楊百翰大學古抄本影像實驗室的金˙沃爾(Gene A. Ware)在瑞士做多光譜照影分析。沃爾認為這份古抄本經多光譜照影所顯示的特性,與其他的古埃及文獻真跡趨於一致。為了證實麥克隆實驗室的發現,沃爾發現受測墨水經多光譜照影所顯示的特性,與含碳的金屬鐵墨水吻合─這點也符合古抄本的年代。在文稿中並無發現多重改寫(或多重上墨)的證據。

這份古抄本以埃及古柯普特語之沙希地方言所寫成,研究內容及文字風格的主要學者均認為,其神學觀念、文字特性反映出奈格漢馬地古卷-這些古卷於1945年在埃及出土,其年代可溯及基督宗教的最初幾世紀-的觀念及特性。加州橘郡查普曼大學研究聖經與基督教的教授馬文˙梅爾(Marvin Meyer)、德國明斯特大學的柯普特學教授史帝芬˙伊茂(Stephen Emmel),均同意這份古抄本反映出二世紀盛行的諾斯底教派的特殊觀點,希臘文原版的《猶大福音》便是在當時寫成,之後又抄寫成古柯普特語版。

其古字體亦或筆跡,均讓伊茂想起奈格漢馬地經卷中的手寫體。他說:「我在研究生涯看過數百份古抄本,這絕對是標準的古柯普特語手稿。我深信不疑。」

透過這五種方法的鑑定,專家斷定這份埋藏已久的手稿大約抄寫於西元300年左右。

保存與翻譯文稿
耶稣之死的历史辨疑:基督与犹大的卓越合谋

手稿主要翻譯者凱瑟表示,他從未看過狀態如此糟糕的手稿,有的頁數不見,有些則被重新編排過,上半部編有頁碼的部分也破碎,還有近一千片碎片無法拼湊。他說:「這份古抄本非常脆弱,只要輕輕一碰就碎了。」

凱瑟得助於瑞士的莎草紙保存專家芙蘿倫斯˙達爾布雷(Florence Darbre)與德國奧格斯堡大學的柯普特語專家格瑞果˙沃斯特(Gregor Wurst),合作拼湊史上最複雜的拼圖之一。二十六頁長的《猶大福音》寫在十三張莎草紙的正反兩面,如果有段碎片在這頁看起來通順的話,在下一頁內容也必須接得流暢。這麼說好了:「將一份九到十頁的文件撕成碎片,丟掉一半,再重組另一半,你就知道這過程有多麼困難了。」凱瑟表示。

達爾布雷將易碎紙片夾在兩片薄玻璃之間,再拍下碎片與頁面的照片。藉助電腦程式記錄內文、記下遺漏部分,再試著比對兩者,並仔細地目視檢查配對部分的莎草紙纖維,確認是連續一貫。達爾布雷、沃斯特與凱瑟已經在五年歲月中,辛苦復原八成以上的文稿。2006年2月,福音中所缺少的半頁在紐約市出現,並經過攝影、抄寫與翻譯成英文。

在沃斯特與馬文˙梅爾的協助下,凱瑟與芝加哥大學的埃及古物學暨柯普特語學家馮斯華˙高達(Francois Gaudard)合作翻譯出福音書。

這份古抄本譯自原始的希臘文版福音,希臘文版據信是介於正統(聖經)福音與西元180年之間的早期諾斯底教派基督徒所寫成。諾斯底教派相信,獲得救贖的方法便是透過知識─由耶穌傳授給較具影響力的一群人─亦即教導人們如何擺脫肉身羈絆,回到人類起源的精神領域。他們也相信真正的上帝、即耶穌之父,比舊約中創造宇宙且報復心重的上帝更崇高。《猶大福音》的作者相信,只有加略人猶大明瞭耶穌教誨的真正重要性與意義;他實行了耶穌的意旨,將耶穌交給當權者處置。

首次提到《猶大福音》是依勒內(Irenaeus)於西元180年間的著述《反異端》,當時的里昂是羅馬高盧地區,依勒內便是當地主教。該作品猛烈攻擊異於基督教教會主流,對耶穌與其信息持有不同看法的人。

他所公然抨擊的對象中有一群人「宣稱唯有叛徒猶大是…知曉別人所不知的真相,完成背叛的秘辛…他們杜撰一個相關故事,命名為《猶大福音》。」依勒內宣告在當時所流傳的形形色色福音中,只有四部應該得到認可,亦即《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與《約翰福音》。學者相信,其他福音遭公告禁止使用之後,信徒便藏匿抄本。

《猶大福音》說了什麼

《猶大福音》一開頭便說:「這是祕密記載,透露耶穌與加略人猶大在一週之間的對話,三日後便是逾越節。」學者認為這部福音所反映的中心思想符合諾斯底教派。在第一個場景中,耶穌便嘲笑門徒向「你的上帝」-舊約聖經中地位較低、創造世界的神-祈禱。他要求門徒正視他並了解他真正的身分,但是他們拒絕了。

最重要的一段是耶穌告訴猶大:「…你將凌駕他們所有人,因你將犧牲遮蔽我的肉身。」藉由協助耶穌脫離其肉體,猶大將解放耶穌的精神自我,或內在的神性。

猶大多次因為身分特殊,多次雀屏中選。「先避開其他人,我要告訴你天國的謎。或許你有可能上天國,但是你卻會因此經歷莫大悲痛,」耶穌說。他還告訴猶大,「我已經告訴你所有事情。舉目注視白雲,注視雲內的光線、四周的星辰。最前頭那顆星星就是你。」

這部福音書也指出猶大將遭到其他門徒蔑視,其實他比他們更受到器重。「…後人世代都將譴責你-但是你終將統治他們,」耶穌說。猶大也指出他預見自己將遭到其他門徒猛烈攻擊:「我在這個幻想當中看見其他十二個門徒向我丟石頭,遭到『嚴厲』迫害。」

福音書中有一段似乎是猶大改變形象。「猶大舉目,看到光明雲彩便走進去。」地面上的人聽到雲朵發出聲音,卻因為這段古抄本有所不全,因此永遠也無法知道雲朵說了什麼。

福音書的結尾相當突兀。「他們『擒拿耶穌的官兵』走向猶大說,『你在這裡做什麼?你是耶穌的門徒。』猶大說出他們希望聽到的話。然後他拿了賞錢,便將耶穌出賣給他們。」這部福音書並未提到耶穌被釘十字架或是耶穌復活。

 

學者看法

主導研究的聖經學者相信,耶穌與猶大之間的另類關係,正是一窺早期基督教看法的重要契機,也再次證明早期基督教會的多元化。

哈林頓史皮爾潘恩基金會贊助的普林斯頓大學宗教教授伊蓮˙佩格斯(Elaine Pagels),是諾斯底福音的權威之一,她說:「《猶大福音》這項驚人的發現-以及《多馬福音》、《馬利福音》等其他埋藏將近兩千年的眾多發現,改變了我們對早期基督宗教的認知。這些發現推翻了單一宗教的神話,證明早期基督宗教活動如此多元化又令人著迷。」

「要發現先前不為人所知,尤其是早期基督教曾提過的福音手稿,是極為罕見的事。《猶大福音》闡明正在發展的基督教精神特徵,並且再度提醒我們早期教會的豐富多樣化,」查普曼大學的馬文˙梅爾說。

克雷格˙艾凡(Craig Evans)是加拿大新斯科細亞省窩夫維的阿卡迪亞神學院新約聖經教授,他大力讚賞《猶大福音》的發現與出版。

「《猶大福音》是重要的第二世紀文獻,因為這份抄本見證了當時的基督徒對耶穌與門徒的關係有各種看法。這部福音書或許還能幫助我們,更了解新約福音暗指的事物。」

這份古抄本仍繼續進行修復、抄寫、翻譯,殘缺不全的工作、無法拼回原位的碎片在攝影之後公諸於世,凱瑟希望後代學者能繼續努力拼出全貌,找到更多遺失的頁數。

國家地理學會與世人分享《猶大福音》的資訊,4月7日週五開始,在國家地理學會總部展覽古抄本的書頁;《國家地理雜誌》的2006年5月號也有特稿;此外4月9日週日,國家地理頻道將於全球首播兩小時的特別節目《猶大福音》首播;國家地理將於4月6日出版兩本書籍《猶大福音》、《失落的福音:探索加略人猶大的福音書》;格瑞果˙沃斯特、馬文˙梅爾以及《失落的福音》作者賀柏˙克羅斯尼於4月10日週一,將在國家地理學會演講;意者請瀏覽www.nationalgeographic.com/lostgospel獲取更多資訊。「國家地理圖書」也將於明年推出古抄本圖文並茂的重要版本。

國家地理頻道簡介

國家地理頻道(國際)(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s International ,NGCI) 透過不斷創新的節目,邀請全球觀眾一起重新思考對電視以及世界的看法。國家地理頻道(國際)(NGCI)是國家地理電視電影、福斯娛樂集團及美國國家廣播公司合組而成的企業,頻道亦秉承國家地理學會的核心價值,致力於探索歷險、保護環境及教育方面的推廣工作。

國家地理頻道(包括由國家地理電視電影及福斯有線網路合組成的國家地理頻道(美國)目前以27種語言轉播至全球163個國家逾2億6千5百萬個收視戶 (包括非全天收視戶)。

杰夫上传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