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大可 > 朱大可:偶像的物质化转型是精神价值丧失的结果

朱大可:偶像的物质化转型是精神价值丧失的结果

朱大可:偶像的物质化转型是精神价值丧失的结果

朱大可

偶像的物质化转型是精神价值丧失的结果

第一财经日报:乔布斯有哪些符合“时代偶像”的特质?而公众对苹果产品的疯狂推崇,是否恰好契合了消费主义“消费更多承担了自我表达和身份认同的功能”的内涵?

朱大可:对乔布斯的崇拜,包含了各种复杂的情感和价值观,它的核心是对时尚电子器物的崇拜,还有,对于创造商业神话的英雄的崇拜。当然,其中也包含了对财富和权力的崇拜。甚至他的生病的面容,都能被视为商业英雄的潇洒造型。

日报:就科技领域而言,我们崇拜的对象经历了从爱迪生、阿姆斯特朗,到如今的比尔·盖茨、乔布斯的转变,这反映了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变化?

   朱大可:从科学偶像到商业偶像,这是价值观的重大转型,它是拜金主义逻辑的必然产物。在消费主义时代,这种观念注定要成为支配性的观念。所有其他的价值,像科学、民主、自由以及终极关怀,都必须为金钱腾出道路。

日报:上世纪60年代,洛文塔尔在论述他的“消费偶像观”中提出,时代偶像已经由生产偶像过渡到消费偶像。这个结论在当下仍然成立吗?

朱大可:这好像只说出了事情的一面。更重要的转变在于,偶像从精神性的偶像,转向了物质性的偶像。这就意味着,今天的偶像并不用于信仰,而仅仅用于娱乐和消费。

日报:你对公众偶像的去政治化和去道德楷模化,有什么评价。

朱大可:这好像是一柄双刃剑,它成功地颠覆了具有欺骗性的政治偶像,但同时也瓦解了最基本的公共伦理。在威权被削弱之后,“流氓”登上了历史舞台。

日报:消费主义下的时代偶像的递变,是否可以视作一种“偶像观的堕落”,反映出我们安身立命时代,其精神内涵和文化价值观的缺失?

朱大可:是的。在我看来,偶像的物质化转型,实际上就是精神价值丧失的结果。所有的精神圣殿已经倒塌,而在废墟上重建起来的,只能是满足低级功利欲望的商场。

本访谈发表于第一财经日报 

访谈记者:徐佳

图片为卢西安 · 弗洛伊德油画作品《沉睡的救济金管理员》

杰夫上传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