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大可 > 神树的死亡——摇钱树的原型来自哪里?

神树的死亡——摇钱树的原型来自哪里?

 朱大可:神树的死亡——摇钱树的原型来自哪里?

      中国北宋织物“灵鹫纹锦袍”(1956年新疆与青海交界处阿拉尔出土,故宫博物院藏)

、贪

摇钱树、贪欲和神树的死亡 

神树叙事在印伊文明中被广泛运用,并开始向第三阶段——如意树的广泛蔓延。波斯神话里提到了生命树:“草木的佑护神化为万果树,在万果树旁边,生长着神奇、不朽的古卡恩树,这是一棵维系着人类复活希望的生命树。(1)”古卡恩树(Gilkarn)无疑就是生命树,而万果树则是如意树的原形。波斯神话还涉及知识树,在其树顶上居住着一头灵鹫,它可能就是日神的代表,负责管理树及其知识传播。毫无疑问,波斯神话完成了三位一体之神树结构的塑造。

 

中国北宋织物“灵鹫纹锦袍”的纹样,其主体是复式小联珠环组成的大团窠纹,内部描绘以生命树为中轴、根部饰以葡萄纹、树的两侧为相背引颈而立的灵鹫,显然是波斯祆教美学的产物,其中生命树象征不朽和永生,而灵鹫则是灵魂的守护神,联珠纹代表着日神(在天空中移动的系列日影)。这件华丽的中国服饰,映射出古波斯生命树的叙事特征。

 

印度神树体系亦是三位一体的,它要延续生命树、知识树和如意树的基本叙事。早在印度河文明时期,在摩亨佐达罗和哈拉帕等城市,人们以砖石围成一个场所,其上由菩提树(有时是榕树)枝叶形成伞盖般的凉棚,形成一个天然的圣地。在缺乏正式神庙的年代,这种圣树可能是最重要的崇拜物,并大量出现在赤陶书板、大储藏罐和滑石印章上,成为精神慰藉的象征(2)。

 

南侵的雅利安人接管了这种信念。《羯陀奥义书》、《石氏奥义书》、《薄伽梵歌》和《梨俱吠陀》都提及根植天堂的树——生命与存在之树(梵文parijatakal pavriksha),此树颠倒生长,树根在上,树枝在下,其根代表无上的存在(第一因和理法),日月和昼夜都居住在树上,必须用“利斧”或“宝剑”才能切断对于感官的牵系,达到无上光明的住所。包括释迦牟尼在内的诸佛,每一位都有自己的生命树,犹如一座仅属于自身的凉亭。他们在树荫下良久地沉思,最终企及正等正觉的伟大境界(3)。

 

 朱大可:神树的死亡——摇钱树的原型来自哪里?

         哈拉帕圆柱印章上的生命树(菩提树),由两只怪兽在护卫,右下角有一个日轮徽记(2700 B.C.)

 

知识树在印度中没有显著的文献表达,似乎在演化中被如意树的华丽枝叶所遮蔽。而印度神话的最大贡献,就是全面种植如意树,令其散发出耀眼的物性光辉。人们已被告知,天神和阿修罗在搅拌乳海时,如意树从浩瀚的水面露出,生长于须弥山顶,也即因陀罗(Indra)的五大天堂花园。每座花园都有自己的中央如意树(harichandanakalpaparijatamandaratsantana),它们被分为金树、银树、水精树、琉璃树、赤珠树、玛瑙树和车磲树等七种(4)。为争夺这些神奇的如意树,在阿修罗与天神之间出现了频繁的战事(5)。

 

《佛说大乘无量寿经》,以奢华的笔触,描述菩提树“高四百万里,其本周围五千由旬,枝叶四布二十万里。一切众宝自然合成。华果敷荣,光晖遍照。复有红绿青白诸摩尼宝,众宝之王以为璎珞。云聚宝锁,饰诸宝柱。金珠铃铎,周匝条间。珍妙宝网,罗覆其上。百千万色,互相映饰。”而如意树的华美姿容,更成为佛教打坐修炼的重要主题。修持者应“观想”胜身洲中有众宝山,高矗虚空,众宝所成,光明莹澈。瞻部洲中有瞻部树,亦名如意树,金根银干,毗琉璃为枝,玻璃为叶,红珍珠为花,石精为果,妙美殊胜(6)。

 

这种静坐观想的功课,试图在内心重构生命树的图像,并藉此获得内在升华的力量。《山海经·大荒西经》称:“西有王母之山,壑山、海山。有沃之国,沃民是处。沃之野,凤鸟之卵是食,甘露是饮。凡其所欲其味尽存。爰有甘华、璇瑰、甘柤、瑶碧、白木、白柳、视肉、琅玕、白丹、青丹、多银铁。鸾凤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是处,是谓沃之野。”这段华丽文字所描述的,正是神树丛生、宝器高悬的灿烂图景。

 

萨珊王朝(224~651 A.D.)以来的印度画师,常把如意树绘成木兰树(champaka)形状,其上饰有黄金树根、白银树干、青金石枝条、珊瑚叶子、珍珠花朵、宝石花蕾以及钻石果实;在某些肖像画图式中,如意树成了重要的装饰性背景,其上饰有美丽的丝绸、珠宝和花朵。在无量寿佛(梵名amita^yus)等长寿佛所持的长寿瓶顶部,则绘有小巧的如意树;大吉祥天女(梵名Śrī-mahā-devī)的左手上,也握有一条镶有珠宝的如意树枝。

朱大可:神树的死亡——摇钱树的原型来自哪里?
四川汉墓出土的如意树  

树与果实的关系,在晚期犹太教基督教的叙事中,转向了一种全然不同的形态。它并未获得卡巴拉式的抽象神学意义,而是凝聚为一种叫做枞树(冷杉)的生物,它是风神潘(Pan)的圣树,长着尖锐的针叶和覆有树脂的长球果,但在大多数时刻,它的果实并非原生,而是一些被装挂上去的小灯泡(蜡烛)、糖果和彩色饰物,仿佛是一堆华丽的泡沫。在神树和“果实”之间,没有生命的内在关联。但正是从这种玩具中,发育出近代圣诞树的节日叙事。作为母亲(女神以及生命树的代用品)的象征,它跟父亲的象征——“白胡子的圣诞老人”一起,组成了完整的符号对偶。

 

古印度佛经中也有一种古老的“圣诞树”,它的名字叫做“劫树”(又译作“劫波树”kalpaTaru),而通常则意译为“如意树”。丁福保编译的《佛学大辞典》解释称,“劫波树,在帝释天(佛祖身边的护法神)喜林园之树名。劫波为时间之义。应时而出一切所需之物。(7)”这意味着此树具有鲜明的“摇钱树”的特征。它是中国摇钱树的重大原型(8)。

 

中国迄今发现的189株汉代摇钱树,大多出土于四川、云南和贵州,并以成都和重庆为终端,分布于古代西南丝绸之路沿线,年代集中于东汉和三国,俨然是印伊文化传播的重要见证,其中最高达2.16米,折射出铸造者和传播者对于钱财的无限渴望。而这正是商人和贸易运动的本性。

 

1990年,四川绵阳何家山2号汉墓出土一株摇钱树(高1.98米),由红陶基座、青铜树干和树冠等近30种部件组成,树身又分七层:顶端饰以凤鸟,下两层饰以西王母和力士图案;其它四层是树身,其枝叶向四方延伸,叶上铸有成串的汉代“五铢”铜钱及龙、雀、象、鹿等动物。四川三台永安汉墓的摇钱树座,更是直接刻画摇钱的狂欢场面——摇钱树上的金钱压弯了树枝,树下有两人用竹竿打钱,令其如果实般纷纷坠落,另两人在弯腰捡拾落地的铜钱,一派大发横财的喜庆气象。

朱大可:神树的死亡——摇钱树的原型来自哪里?
 

              如意树陶座:它折射出铸造者和传播者对于钱财的无限渴望

 

中国人不仅从如意树中发育出了摇钱树,更从生命树中发育出长生不老之药——人参果和肉芝(太岁)(9), 进而派生出一个完整的滋补养生药谱,它包含人参、黄芪、黄精、灵芝、肉苁蓉、当归、杜仲,补骨脂、何首乌和冬虫夏草等诸多草本植物。如果加上动物制品如鹿茸、鹿角胶、狗鞭、海马、蛤蚧、狗肾、龟板和紫河车等,则可形成一个庞大的“药钱体系”。它们并非如伊利亚德所说,因被神所采摘而获得神圣性(10),而是一大堆被悬挂于生命树上的零件,被道士用以医治各种虚症,并推动健康、长寿乃至永生的步伐。

 

人们已经痛切地看到,神树演化的时间序列是这样的:以巴别神系为起点,从生命树统治期,到知识树统治期,再到如意树(圣诞树)统治期,最后形成摇钱树统治期,并在中国汉代达到了戏剧性的高潮。这其实就是黄金时代经白银时代向青铜和黑铁时代的转型。有学者指出,摇钱树意味“世界性玉石资本”对神话表述的占有(11),但这终究只是现代世俗经济学的自我投影而已。佛学范畴里的“如意树”和“钱财”,多用以向世人布施基本生活资料、以便维系生命能量,它的最终目标,正是超越世俗的物质羁绊,而达成纯粹精神性的“正觉”。但摇钱树的目标恰好相反,它要在对神树的剧烈摇晃中,滋养一种永恒的贪欲。这是一种深刻的晃动,它要从根基上动摇神树的灵性,并最终导致神树和人类古典精神的死亡。

 

17世纪大量输入欧洲的印度印花(手绘)棉布,其典型纹样就是“如意树”,多为枝条蜿蜒伸展的花树样纹。另一种更为著名的佩兹利涡旋纹(Paisley Pattern),亦根源于印度与中国交界的克什米尔,是生命树或如意树的时尚化镜像,其起源可远溯至美索不达米亚(12)。在英国蒸汽纺织时代,它被织成涡旋纹、泪珠形或松果形图案的花呢布。此后,佩兹利涡旋纹在世界各地旋转,以如意树为主体,加上菩提树叶、无花果剖面、椰枣、松果(一说棕榈果)剖面、杏仁、水滴、火焰和齿状的边缘,在世人的瞳仁里,燃起不灭的美学火焰。它无法直接喊出神启,却在暗示古老而模糊的信念。

 

 

注:

 

1)参见唐孟生主编:《东方神话传说第一卷:希伯来波斯伊朗神话传说》,P265,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编者在注释里解释称,古巴列维语宗教典籍将其解释为胡麻树,因为有胡麻神隐藏树中,后世有学者认为是它的植物原型是罂粟。

2)乔纳森•马克•基诺耶著,张春旭译《走近古印度城》,P177-180,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

3)参见徐梵澄译《薄伽梵歌》,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出版,1990,以及米恰尔•伊利亚德《神圣的存在》,P262-263,广西师大出版社,2008

4)《长阿含经卷第十八》:第四分世记经阎浮提州品第一。

5)《毗湿奴往世书》。

6)《供曼陀罗观行述记》。

7)《佛学大辞典》,文物出版社,1984

8)张同标:古印度劫树与中国四川摇钱树的联系,《中印佛教造像探源》,东南大学出版社,2011

9)参见萧兵:《人参果的文化考析——兼论其与肉芝、人参、小人国及生命树、摇钱树、圣诞树的关系》,民族艺术,2002年第2期。

10)《神圣的存在》,P282

11) 叶舒宪《伊甸园生命树、印度如意树与“琉璃”原型通考——苏美尔青金石神话的文明起源意义》,民族艺术,2011年第3期。

12)参见Paisley Patterns, by Valerir Reilly, Studio Editions, London,1989

 

 

 

本文节选自《华夏上古神系》

本文图片皆来自《华夏上古神系》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朱大可:神树的死亡——摇钱树的原型来自哪里?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朱大可:神树的死亡——摇钱树的原型来自哪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