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大可 > 小说节选 | 独角兽的屎蛋选择——字造还是结绳

小说节选 | 独角兽的屎蛋选择——字造还是结绳

 

朱大可小说节选:独角兽的屎蛋选择——字造还是结绳

 

颉每天黄昏走出后院,朝着夕阳的方向,独自返回自己的住处,身后拖着一条形单影只的影子,就像拖着一块沉重的木板。自从阿嚏和外婆去世之后,他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但弟子中那几个妙龄女孩,始终在撩拨他的灵魂,尤其是那个叫做沮诵的造字班女孩,她总是头戴粉色的玫瑰,睁着大大的眼睛,痴情地望着他的双瞳,向他发出没有言辞的问候,弄得他授课时心猿意马。

 

但颉总是觉得,这不该是他的女人。沮诵在休息的时候,热衷于用刻字的玉刀杀死青蛙,剖开它们的肚子,拉出细长的肠子点火烧掉,然后把它们的四肢钉在木柱上,造出一个“大”字,说是要祭奠伏羲神。颉远远看着沮诵的游戏,有些心惊胆战。他惧怕这个美丽的少女。

 

沮诵在用竹简练习造字时说:“假如我当上女王,我就下令所有百姓交出他们家的男孩,由我来统一管理。我要让那些男孩成为我的奴隶,把他们的眼睛刺瞎,让他们成为永远的面首和盲从者。”她于是发明了“民”字——在一只眼睛上,有一根锥子,那是刺瞎的记号。

 

颉当场否决了她的作业。颉说:“人民是你要奉养的父母,不是你榨取他们血汗的奴隶。

 

沮诵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甜蜜地笑了:“先生,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

 

颉没有理会她的挑战,而是转向其他弟子说:“今天我要在你们面前造另一个代表人民的字。”他在竹简上写了三个“人”符,上面一个,下面两个,构成了“众”符。颉说:“三个人聚合起来,就代表人民,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要敬爱他们,把他们当作神明,而不是刺瞎他们的眼睛,让他们变成愚人。”昆吾和毛简都点头表示赞同。沮诵踩碎了她的“民”字竹简,满含失望地走开。

 

颉回家后,躺在黑暗里,想遍那些身边的女人,始终无法摆脱阿嚏的影子。她是如此甜美、无邪和善良,酷爱世间的所有动物,跟它们结为好友。他猛然醒悟过来——为什么不用写字魔法去召回她的灵魂呢?

 

这天夜里,他阳具坚挺,浑身燃烧着欲念的火焰。他用喷射出的浓稠液体,在龟甲上涂写了一个“女”字,又用第二次喷射的液体,涂写了一个“少”字,然后把两片龟甲放在一起,像摆放好一双拖鞋。

 

第二天早晨醒来,他看见榻边的龟甲上出现了一个新字“妙”。他睡眼朦胧地打开屋门,看见一个容貌秀丽的少女,站在初升的阳光下,目光清澈,牙齿皎洁。少女笑盈盈地对他说:“我叫妙,我是你的女人。”她咬着他的嘴唇,把舌头探入他嘴里。他平素第二次含住了温暖而柔软的小鱼,品尝到青草般的香气。颉想起跟阿嚏的那次初吻,忽然醒悟到,妙就是阿嚏的重生。

 

颉又造了一个“安”字,把女人稳妥地放在家里。妙就这样走进了他的生活。这是个不打喷嚏的成年版阿嚏,如此安静而热烈,悉心照料他的起居,像母亲一样关怀他的事业,又像妻子一样慰藉他的身体。颉的脸色滋润起来,身体也变得强壮。所有人都发现了颉的剧烈变化。他的威望如日中天,达到一个青年祭司所应有的最高限度,就连国王昆吾都要亲自登门拜访,向他表达敬意。

 

沮诵美丽的大眼里充满怨恨。她把青蛙的尸体,偷偷埋进了他的稷米饭里。

 

 朱大可小说节选:独角兽的屎蛋选择——字造还是结绳

颉不知道,他的造字事业,威胁到了传统的结绳法则。它的背后是巨大的权力和利益。当时的天下,分为传统的结绳派和仓颉所代表的造字派。贵族大臣和学者捍卫古典结绳方式,而青年人则更喜爱文字,他们拥戴仓颉,字的用途越来越广,已经侵蚀到结绳派的传统领地,例如记账和结算,甚至官府会议和祭神仪式。这引发了结绳派的严重不安,两派之间发生激烈的争斗。他们决定派出自己的大师前去伏羲庙,向颉发出挑战。

 

这天,颉刚刚结束造字课程,弟子们逐一散去,只有一位坐在后排的老者没有起身离开。他身披褐色麻衣,黑少白多的目光,刀子般扫过他的面颊,令他感到微微的疼痛。还是昆吾眼尖,认出了来者,说这位是著名的结绳派高手麻结。麻结于是走上前来,向颉致礼问好。

 

颉拱手回礼道:“不知大师前来有什么见教?”他知道,面前的这位老人已经一百八十六岁,因为他长长的头发上,打了十八个大结和六个小结。颉靠犀利的眼力,快速算清了他的年龄。

 

麻结说:“你造的字家喻户晓,可我年事已高,人老眼花,有几个字至今还有些糊涂,想就此向你讨教。”

颉连忙作揖道:“在下不敢,请老先生赐教。”

 

麻结把玩长发上的那些大小胡结:“你造的‘馬’字,‘馿’字,‘骡’字,都是四条腿的动物吧?但牛也有四条腿,可以你造的‘牛’字,却没有四条腿,而是只剩下一条尾巴,这是否有点不合常理?”颉一听就知道来者不可小看,因为对方一眼就看出了他造字留下的漏洞——原先造“鱼”字时,是写成“牛”样的,而造“牛”字时,是写成“鱼”样的。但因为粗心,将它们弄颠倒了。

 

麻结又说:“你造的‘重’字,是说有‘千里之远’,应该念出门的‘出’字,而你却教人念成重量的‘重’字。反过来,两座山合在一起的‘出’字,本该为重量的‘重’字,你倒教成了出远门的‘出’字。这些字实在令人费解,只好当面来向你讨教。”

 

颉说:“这正是我的错误。可惜对于错字,神祇没有交给我抹除的权柄。”

 

麻结开始嘲笑颉发明的文字,说它还有更多的弊端,它为事物下了定义,导致事物在语义上的固化。一旦形成大量坏字,就会败坏世人的道德。而结绳记事则没有这种危险。颉承认,对方洞察了字造活动的深层危险。但他仍然相信,伏羲神会给他力量,去克服字造可能带来的灾难。

 

麻结看出了颉的心思。他说:“结绳派正在准备记事法的赛事,让各种门派都能展示他们的技艺,并让世人做出公正的评判。麻结的邀请令他无法拒绝。他彬彬有礼地接受了,却不知这是个巨大的陷阱。结绳派受到贵族阶层的强力支持,它断然没有输掉的打算。

 

颉对昆吾和毛简说,我对结绳记事几乎一无所知。我想出去走走,看看这个世界的真相。他于是化妆成一个穷困的老者,就像伏羲神曾经扮演过的那样,拄着拐杖来到喧闹的集市,从那里眺望人间的风景。

 

他发现,结绳记事是一种人们习以为常的方式。摆摊的小贩用不同颜色的绳子,表示各种不同的货物。颉想要购买一件细麻织成的上衣,看见它上面垂着一根褐色的麻绳,上面打着一个大结和三个小结,他立即就猜出它的价格是一块碎银加上三枚贝币。一问,果然如此。

 

颉还仔细观察路人的装扮。昆吾告诉他,人们把辫子当作自我身份的标志,少女用青色发结的数量炫耀自己的男友数量,或者用空心结来表达求偶的愿望。结婚的女人则用蓝色发结炫耀自己的儿女数量;有地位的男人还用贝壳数量炫耀自己的财富,甚至用玉石的数量炫耀权力和地位。

 

理发师的主要工作,就是为人解开发结,在仔细清洗之后又重新打结。地位高的人士发结数量繁多,清理一次,几乎要花费一整天时间。颉在一家理发铺跟前站了许久,看得兴致盎然。他傻傻地笑着,最后被理发师当作白痴赶走。

 

颉继续在城里四周转悠,他惊异地发现,人们在自家门口也悬挂着各种绳结,向外人宣示家里的人口、财富和地位。甚至还要表达主人的当下状态。颉看见一个女孩走出主屋,急切地钻进茅房出恭,顺手在门前挂上一条褐色的大结。在另一家门口,紧闭的门上悬挂红色大结,昆吾很神秘地告诉大师,那是正在做爱的记号。

 

 朱大可小说节选:独角兽的屎蛋选择——字造还是结绳

 

颉还看见穿白色丧服的在某个大宅子里出出进进,门上高悬着黑色的麻绳,上面打着一个大结和一个小结。昆吾解释说,这家同时死了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估计是孕妇难产的结果。颉顿时感到悲伤起来——他记起了阿嚏的和外婆的死亡。

 

颉走了一圈,大致弄明白了结绳世界的法则。在民众阶层,它是天真和没有隐私的,所有人的秘密,包括他们的年龄、财产和情人的数量,都被绳结所公开,仿佛是一种自我炫示。但贵族有权拒绝对外透露自己的秘密。这是他们的永久特权。贵族们把结绳变成一种密码,他们用绳结彼此传递秘密消息,除了他们自己,无人能破译他们的秘密。

 

颉还发现,结绳记事也有其致命的弱点,他们无法造出新的事物。而且打结过于复杂,语义又容易造成误解,所以用者渐少。它由女娲神所发明,代表最古老的哲学。但颉明白,造字派没有这样的烦恼。文字便利、准确、信息丰富,饱受商人和民众的喜爱。集市上的大多数标识,已经采用了他的文字。颉于是发明了“勝”字,又在龟片上钻孔穿线,吊在自己脖子上,犹如一个款式新奇的挂坠。他知道,这个字将给他带来最终的胜利。

 

妙也想要一个吊坠,她说:“我要把你的亲做成项链挂在脖子上,你不在家的时候,它们就能挨个儿替你亲我。”

 

大赛的日子已经临近。妙让昆吾和毛简收集被村民丢弃的小龟甲,在上面打孔,刻上文字,然后把它们逐一编缀成战袍。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村里的其他女人都来相助,她们先缝制领口、衣袖,前襟和后襟,然后再把它们组合起来。耗费了整整七个日夜。战袍完成的时刻,颉还躺在竹榻上做梦。他梦见自己在跟妙做爱,而妙在低声歌唱,赞美他的阳具。

 

记事法大赛那天上午,天空布满乌云,光线阴沉,风在四周呼号,到处是飞扬的树叶和尘土。颉带领他的全体弟子,威风凛凛地走进会场。他身穿一件用八百个小龟甲编缀起来的盔甲,每一龟片上,都站着一个图画般的美丽文字。他的宽檐帽用牛皮缝制,檐边绣着两个用文字连起来的短句:“伏羲之子,字造之父”。这是世界上第一个用文字书写的句子。

 

颉的信徒们看见他信步走来,不禁全体起立,发出热烈的欢呼。结绳派领袖麻结已经到场,他在拥护者的簇拥下,稳妥地坐在竹榻上,没有起身迎接。他的人则向颉发出嘲笑的嘘声。会场里的人群,当即分裂为两个对立的阵营。

 

 朱大可小说节选:独角兽的屎蛋选择——字造还是结绳

 

国王皋陶牵着他的独角兽坐骑“獬豸”来到现场,这是双方拥护者都共同发出欢呼的时刻。半裸的国王仪仗队,分为男子和女子两列,在鼋皮鼓的伴奏下,开始跳璇玑大舞。他们舞动月桂树枝,麋鹿皮短裙上下跳跃,坚硬的肌肉和硕大的乳房,在汗水中灼灼闪亮。

 

皋陶说,青丘国正在经历巨大的变革,需要选择一条进化的道路,也就是选择一种最好的记事法,让它像风一样推着人们前行。

 

国王说完之后,比赛便开始了。麻结首先登上祭坛,向民众展示其复杂精妙的绳网。它用不同颜色的连接,上面结满大小不一的绳结,他宣称这其间记录了青丘国的全部历史。然后他开始逐一解释起来。他苍老的手指,轻轻捻动或划过每个绳结,像水波掠过记忆,唤醒隐藏其间的各种秘密消息,然后用精密的言辞说出。民众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平素使用的结绳法,跟麻结相比,实在有天壤之别。结绳派再次欢呼起来,喊出对结绳术的无限自豪。

 

结绳派在炫耀他们复杂的记事系统。他们的绳文就像天书,但在计算个人财物、展开商业贸易和计算军队数量和战利品方面,却显示出自己的强大优势。对于青丘国这种依赖贸易的小国而言,结绳刚好满足了它的简单需求。

 

此后,一些小门派的代表,开始依次表演自己的发明,令人眼花缭乱,其中有贝壳派、兽皮派、麻纹派和玉石派等等,颉印象最深的,是一种有趣的“花叶密符”,就是用不同的树叶或花瓣来代表固定的含义,比如用牡丹花瓣“尼玛”表示“我爱你”,用小柿子叶“奇哈”表示“我很苦闷”,用老李树叶“巴里”表示“我想跟你分手”之类。颉惘然想道,这好像阿嚏的发明。她生前最喜欢玩这样的叶子游戏。

 

最后才轮到侯岗村的文字派粉墨登场。颉走上祭坛,向国王和民众展示他的皮帽和陶甲,展示了由盔甲陶片组成的字词和语句,它们赞美神祇,赞美国王,赞美这个小国,赞美它的人民,赞美日月星辰,赞美大地和高山,赞美湖泊与河流,赞美春天和秋天,赞美稷米和小麦,赞美牛羊和家猪,赞美所有可以赞美的事物。这是原初的歌谣,每个字词都在颉的吟诵下闪闪发光,散发出不可思议的巫术力量。

 

云层散开了,正午的阳光投射在颉的身上,令他的仪容犹如天神。衣摆上的陶片在风中颤动,发出悦耳的乐音,仿佛在给颉伴奏。所有人都变得痴迷起来。在颉结束吟诵的时刻,全场发出了欢呼,就连结绳派的拥护者也卷入进来,声音震耳欲聋,差一点掀翻了湛蓝色的穹顶。

 

以行事公正著称的青丘国王皋陶,是这场大会的最高评判者,他年事已高,满头银色的皓发,皱纹已经从额头爬向了衣领。他命人牵出自己的坐骑,说要让独角兽“獬豸”来评判优劣。

 

颉第一次看见这头名满天下的神兽,它体大如牛,却拥有一个公羊般的外貌,目光柔和,牙齿尖利,全身密布着坚硬的黑毛,额头上长着一支尖锐的白色独角,犹如玉色温润的象牙。国王说,它善于辨认是非曲直,通常的做法是,它的角触碰谁,谁就是罪犯。但今天不是断狱,而是友好的竞赛,所以要改换一种方式。国王蹲下身来,对神兽耳语几句,然后直起腰来,向全体人民宣布,它将把自己的屎,贡献给它最喜爱的人物。全场都为之哗然。

 

神兽迈着轻快的脚步在现场转了一圈。它走过麻结面前,麻结派的拥护者随即发出急切的喝彩声,但它没有停住脚步,而是径直走到颉面前,把粉红色肛门对准他的脸庞,全身发出一阵短促的抖动,然后拉出一堆黑豆般的屎粒。颉没有料到,神兽就这样放肆地把排泄物堆在他脚面上,而且如此温暖而芬芳,带着香椿和干草的混合气味。

 

国王皋陶高声宣布了颉的胜利。而颉此刻已经听不见任何欢呼声,他忆起青草味的阿嚏,忆起童年时在树林里做梦的场景,忆起他被世人歧视和遗弃的岁月。他知道,阿嚏和外婆正在天上看着他的胜利。她们的笑颜化成了洁白的云朵。

 

妙楚楚动人地站在他身边,周身颤栗,满脸都是欢喜的眼泪。麻结陡然变得无限衰老,他在人们的搀扶下,费力地离开了广场。沮诵站在祭坛下,浑身散发着玫瑰花香。她看着妙的笑容,朝獬豸啐了一口唾沫,脸上露出寒冷的笑意。

 

 

本文节选自中篇小说《 字造》

首发《收获》杂志2017年第6

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朱大可小说节选:独角兽的屎蛋选择——字造还是结绳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朱大可小说节选:独角兽的屎蛋选择——字造还是结绳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