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大可 > 小说节选 |《铜镜事典》之护镜师李阿

小说节选 |《铜镜事典》之护镜师李阿

朱大可小说节选:《铜镜事典》之护镜师李阿

 

李阿的日常生活

每天早晨,李阿就起身练习剑术和拳术,先吃过简单的早餐,然后开始打磨宝剑和神镜。完成这些基本事务后,他就读书、自我弈棋和沉思。下午时分,他盘整花园,种植一些奇花异草,还修理迷宫,改造迷津里的各种装置,一直到太阳落山为止。这是护镜师一天的基本日程。李阿的日子在有节律地推进。

李阿对时间精密性的依赖,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在白昼用圭表测量时间,夜晚则使用漏壶,有时还使用某种来自身毒的线香,它们散发出沉香、雪松、肉桂、乳香、没药和龙脑的混合香气,令他想入非非。有时,缬草、甘松、丁香和天竺薄荷的线香,却能令他清醒起来,想起那个正在彼岸受难或享乐的女子。

李阿钓鱼

在大多数情形下,李阿喜欢自己钓鱼。那是他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鱼的语言比较复杂,通常由七八个句型构成,但李阿只注意它们上钩时的叫喊:“完了,完了……”它们绝望地张着嘴,在这叫喊中窒息而死。这是李阿唯一的喜悦来源。鱼语是无言的,却充满了戏谑性的元素。死亡是内在的,被水流遮蔽,变得很轻,像杨花飘过河面。

 

水仙的镜中情人

颜植派管家用大车载着夫人水仙,到处寻访两位“名医”,一直找到吴郡的芦花坞。管家向李阿恳求,希望他能救治夫人的顽疾。李阿勉强同意,管家于是丢下女主人和一箱银锭,扬长而去。

李阿把水仙带往镜岛,让她住进茅屋,仔细观察她的举止,发现她只是在跟镜里人物私语而已,恍然大悟,知道了她的秘密,于是向她逐一展示其他神镜,介绍它们的非凡功用,并且告诉她,她拥有的镜子,是一件罕见的珍宝,名叫“火齐镜”,当年由西域小国进献给周穆王,不知怎么会落入她的手里。

颜夫人听得呆了。她突然懂得了铜镜的对称性原理。那个跟她对话的男人,在镜子的另一边,跟她一样,也陷入了类似的困境。李阿建议她越过镜子的边境,彻底解决情爱问题。

李阿说:“你的男人是一堆粘着铜钱的狗屎,他不值得你去牺牲。你应该抓住镜里的男人,他才是你的正神。”

颜夫人如梦初醒。她决计入镜去彼岸世界,与那位耳语者相会。她知道,那是她所期待的归宿。铜镜此前提供了他的影像——瘦削、清癯、眼神忧伤,嘴唇柔软。她知道,她不可抗拒地爱上了对面的男人。她只需要向前跨出一步,就能站到他面前,成为他的女人。在李阿鼓励下,她戴着自己的玛瑙项链,坚定地走进壁橱,融解在明亮的镜光之中。

一年以后,颜植行商途经此地,曾经上门探问,知道妻子水仙已经入镜而去,脸上露出释怀的表情。他已另娶三房小妾,颜夫人的去留死活,跟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他只是想来验证一下她离去的事实而已。在逼他留下二百两银子之后,李阿正色告诉他,若是再次见到他,他就会死无葬身之地。颜植脸色惊惶地乘坐马车逃走了,飞扬的尘土遮蔽了他佝偻的后背。

 朱大可小说节选:《铜镜事典》之护镜师李阿 

镜主的爱情

苏娥的身份有点神秘。她在第一年里对自己的真实身份一无所知,后来在一次做爱时,她才承认自己是一位失意的公主,来自神圣的宫城,但背后的故事,她仍然不愿涉及。她是个沉默寡言的女人。

在九面镜子中,只有苏娥的神镜是持续发光的。只要在密闭的黑暗中,镜面便会吐出光华,将全屋照亮,犹如置身于白昼,可以照亮整个屋子,而他的宝剑则黯然无光。他就用这镜子作为灯具,就连夜间小解,都把它带在身上,犹如带着一盏明亮的行灯。李阿把尿射到一丈外的河水里。

苏娥第一次入镜,只在彼岸住了二十八天。这是月经历法所设定的循环周期。她的回返时刻被预定在子夜。铜镜开始发出明亮的大光,光线径直射出门缝,击中了刚刚入睡的屋主。李阿翻身而起,看见苏娥推门袅袅而出,仿佛女神出浴,带着迷迭香的迷人香气,犹如松木的芬芳,清甜中带着细微的苦涩,浓郁得令人晕眩。

苏娥笑吟吟地望着李阿,翕动嘴唇,仿佛想说什么,李阿点点头,好像已经听见了她的心语。他俩一起坠入了情网。她跟他日夜做爱,她叫得惊天动地,而李阿则一泻千里。附近的花鸟鱼虫都变得沉默起来,仿佛在充满妒意地偷听。

对于苏娥而言,李阿是她在寻父的路上捡来的男人,她份额外的战利品。她必须学会使用他的身体和武器。

但在苏娥离开的时光,李阿只能独守空房。她所造成的真空令他不安。她的笑靥、语音和气味都萦绕在四周,但她却不复存在。他为此变得焦虑起来,他很想知道她在彼岸世界的情况,却碍于职业操守而无法探问。这种矛盾和焦虑变得日益严重。

 朱大可小说节选:《铜镜事典》之护镜师李阿

苏娥的反转性

李阿对苏娥的唯一不适,是她身上的反转性。她的伤疤从右胸转到了左胸,她紧握他阳具的手,由左手变成了右手,而她握筷的手,则由右手变成左手。李阿无法忍受这种诡异的变化。后来他才懂得,这是镜像化的必然后果。但在一次热烈的河里沐浴和做爱之后,这种反转性突然消失了,一切都归于正常。水洗掉了出入神镜所残留的对称性痕迹。

镜像的对称与反转

出现在苏娥身上的症候,不是一种孤立的现象。所有出镜者的身体和服装,都具有某种显著的镜像特征——左右反转。结果出现了镜主的左撇子效应,身上的斑纹、黑痣和疤痕出现对称性位移,而被镜主随身带回的书信和印鉴,也随之遭到反转,以致难以识读。只有洗澡或下水后,才会神秘地恢复原状。

这种反转性跟对称性是彼此关联的。反转为了表达对称。两个世界彼此对称,并且在精密的对称中完成反转。这是此岸和彼岸的唯一差异。

神镜可能不是此岸和彼岸间的唯一通道。它们形成了自我缠绕和回旋的结构。此岸和彼岸在回旋中连接起来。它要重新为“乌托邦”下定义。

 

本文节选自《铜镜事典》

本文首发2017年《花城》5

本文配图皆为埃舍尔绘画

 

——————————————————————————————————————

 

《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朱大可小说节选:《铜镜事典》之护镜师李阿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朱大可小说节选:《铜镜事典》之护镜师李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