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9月25日 16:55

我就是鲁迅的孩子

我就是鲁迅的孩子

——谨以此文献给鲁迅诞辰135周年

中学时代,也就是文革后期,我读完了《鲁迅全集》。我是在鲁迅的话语摇篮里长大的,在某种意义上,我就是鲁迅的孩子。除了他,我还能崇拜谁?我们的文学苏醒都是从鲁迅开始的,我喜欢鲁迅的长相,他的酷劲,他的气质,完全超越了同时代人,具有罕见的视觉力量。

在当时,对于鲁迅的官方评价,我们没有任何反思力。鲁迅在论战时喜欢称敌手为“狗”,例如他称......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3日 20:09

朱大可:哭泣者的两张脸

朱大可:哭泣者的两张脸




​哭泣者的两张脸


朱大可



友邦先帝谢世之后,该国的全体民众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这些镜头引发全球观众的莫名惊诧。但中国人在1976年那年,上演过完全相同的催情大戏,可惜当时没有强大的国际电视传播体系。据不可靠的历史记载,中国人的政治眼泪,足以流成黄河、长江与京杭运河。



善哭虽然是亚洲民族的共性,却在东北亚达到了巅峰状态。朝......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4日 18:01

大羿和嫦娥的失踪之谜

大羿和嫦娥的失踪之谜
 

 嫦娥的逃亡与变形

全世界第一个登上月球的女英雄嫦娥,又叫常仪、常羲和恒娥,也就是“永生的美女”的意思。据山海经记载,她最初是东方大神“帝俊”(又叫“帝喾”)的众多妻子之一。这个帝俊在神谱中地位崇高,是黄帝的曾孙,《世本"帝系篇》说他一生至少娶过四个妃子,第一个叫做姜原,脚踩了巨人的脚印而生了感应,产下了儿子后稷,为发明和推广农耕技术做出重大贡献;第二个叫做简狄,生下了契,也就是商人的祖先;第三个妃子叫做庆都,为帝俊生下了儿子尧,是当时的著名贤君,打造......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9日 09:05

朱大可访谈:“卜知客”——写作生态圈的“异种人”

朱大可访谈:“卜知客”——写作生态圈的“异种人”


朱大可访谈


“卜知客”——写作生态圈的“异种人”

1.记者:请问朱老师, 您为什么推出谜托邦写作计划?文学评论界称,您倾力打造的卜知客写作团队,是与郭敬明、韩寒等团队平行的新文学第三势力,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朱大可:我看“第三势力”都不算什么,第四、第五,第六势力都早有了,这是由无数小势力和小单元构成的多元世界,谁都无法成为主宰。我们工作室的小盆友只是试图走通自己的路径而已......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7日 11:14

张爱玲的华袍及其虱子——谨以此文纪念张爱玲去世21周年

张爱玲的华袍及其虱子——谨以此文纪念张爱玲去世21周年




张爱玲的华袍及其虱子

——谨以此文纪念张爱玲去世21周年


朱大可


张爱玲的小说叙事制造了文学史的奇迹——她比其它同时代作家拥有更大数量的粉丝。这是作家和读者共同造魅的后果。在这场文化造魅运动中,张爱玲既是被造魅的对象,也是最重要的造魅者。这种双重身份塑造了她的暧昧面目。


<......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9日 19:18

大片——帝国暴力美学的“四项基本原则”

大片——帝国暴力美学的“四项基本原则”







​大片:帝国暴力美学的“四项基本原则”


朱大可

所谓“大片”,就是以亿元人民币为结算单位的电影生产模式。《十面埋伏》2亿,《夜宴》1.2亿,《无极》号称3.5亿,而《黄金甲》则宣称3.6亿,虽然仅仅多出1000万,却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显示其在投资竞赛中领先一步,刷新了中国电影史上投资额的最高纪录。尽管2007年度奥斯卡外语片奖已经拒绝了《黄金甲》和《夜宴》,但我......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4日 19:21

“杨丽萍悖论”的文化困局

“杨丽萍悖论”的文化困局


“杨丽萍悖论”的文化困局

朱大可


全球化浪潮下的中国,原生态已经变得如此稀缺珍贵,以致它成为21世纪的主要开发资源。2003年8月,由杰出舞蹈家杨丽萍在昆明推出的《云南映像》,乃是中国文化生长的一个重大契机,因为正是她率先提出了“原生态歌舞集”的理念。次年8月,山西左权举行的“全国民歌南北擂台赛”,也在音乐领域引入“原生态”一词。随后,文化部开始征用这个概念,制订和实施抢救性文化挖掘计划。2005年南宁国际民歌节,原生态民歌再度引人注目。2006年央视举办第12届央视青年歌手大......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15日 19:10

囚禁在镜子里的亡灵

囚禁在镜子里的亡灵




埃及底比斯内巴蒙陵墓壁画《花园》


囚禁在镜子里的亡灵


朱大可



几乎所有的花园文明都是从河流里发育起来的。从两河、尼罗河、印度河(恒河)到黄河(扬子江),这四种伟大的河流滋养了无数的美丽植物,把它们变成了人类的芬芳床褥。花园的涌现,正......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8日 16:49

史话七夕——牛郎织女的新愁旧恨

史话七夕——牛郎织女的新愁旧恨
 
郑板桥仕女图
 
 
史话七夕:牛郎织女的新愁旧恨
 
朱大可
 
 

谁给“河鼓......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6日 20:27

“文化大师”是如何炼成的?

“文化大师”是如何炼成的?


“文化大师”是如何炼成的?

朱大可​


“文化大师”谱系里的各种桂冠,正在变得琳琅满目起来。从“英雄”、“风范”、“宗师”到“泰斗”和“巨匠”,这些令人亢奋的语词壮大了国民的自信。在一个文化溃败的时代,大师生长的土壤早已成为荒漠,而“大师”却仍在雨后春笋般地茁壮成长,这种超乎常理的奇迹,描绘了中国当代社会的诡异景象。

自从某大师的“年龄门”事件爆发以来,关于“大师”评判的标准,再次被媒体提上了议事日程。在我......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31日 19:05

约伯之痛——我们无尽的哀歌

约伯之痛——我们无尽的哀歌




约伯之痛:我们无尽的哀歌

朱大可

由于舍斯托夫的告诫,约伯这个姓氏的意义已经超出犹太教和基督教的范围,成为上帝笃信及其疑虑的象征。此刻,我要从他的激情方面,也即他的痛苦方面接近这个人,去打量和倾听他的言说。人们被告知,由于约伯是上帝与魔鬼之间的一种赌注,他被剥夺了全部财产与儿女,不仅如此,他还必须坐在炉灰里用瓦片徒劳地刮削着遍及周身的毒疮。如此痛......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3日 19:46

《媚骨之书》里的聒噪和剧痛

《媚骨之书》里的聒噪和剧痛

奥地利作家罗伯特·穆齐尔提出的“随笔主义”、“一种支配生活、思考和书写方式的混合疗法,是针对战争状态下不确定性的生命策略。产自二战时期的哲学,延续到了转型中国,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工具,它要营造一种自由、实验和隐喻的写作空间。但这种随笔始终处于文学的边缘地带,被“擅长小说和散文”的主流作家所轻蔑。

蒋蓝是大批四川先锋诗人分化后的“剩余价值”。他是“非非主义”的第二代传人,多年来保持了跟诗歌相关的书写,成为盆地写作的晚期代表,在他身上,延续了八十年代川籍诗人的各种特点:非非式的语词营造、钟鸣式的知识考古、以及以“流氓”和世俗......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6日 11:05

“谜托邦”和“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谜托邦”和“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谜托邦”和“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2016年7月11日下午,由朱大可工作室出品的“谜托邦”类型小说《鹰翼之醒》《波斯镜灵》《诡面谜花》《巫灯》新书发布会,由东方出版社隆重推出,在现代文学馆盛大首发。


“谜托邦”缘起于朱大可先生的《华夏上古神系》,这是一部关于中国古代神话的学术著作,在这本书出版之后,朱大可组建了一个工作室,把他的这一部分研究做成非常接地气的小说,由此诞生了“谜托邦”这一类型小说品牌。


活动分为两个板块:第一个板块以朱大可工作室“谜托邦”为讨论主题,第二个部分......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7日 19:41

治水神话、权力梦想和民族精神

治水神话、权力梦想和民族精神



治水神话、权力梦想和民族精神

朱大可



 

大禹崇拜引发的水/土二重信仰

作为G词根,也即地神家族的伟大后裔,禹(上古音【gw】)维系了其父“鲧”的“土地”语义。他像鲧那样坚持使用“息壤”(一种可以自行生长的地核)去制止洪水。然而我注意到,在禹和鲧之间,已经出现了某种深刻的语义变化。“鲧”,有时被记作“A”或“鲲”,仍然保持着作为宇宙鱼的水体话语特征。而禹则全然不同,......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1日 15:54

类型小说的“鹰翼之醒”

类型小说的“鹰翼之醒”


鹰蛇之战


类型小说的“鹰翼之醒”

朱大可



古老神话中的鹰蛇对抗


鹰与蛇的二元对立,无疑是苏美尔神话的重要母题。在一组美索不达米亚的“埃塔纳”(Etanna)泥板上,记载了鹰蛇之战的诸多细节。

鹰与蛇......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21日 20:07

朱大可访谈:中国是奇观超级大国(下)

朱大可访谈:中国是奇观超级大国(下)
 

 
朱大可访谈:
 
中国是奇观超级大国(下)
 
 
 
 

只有与权力彻底切割,儒家才能获得新生

搜狐文化:鲁迅等人领导的新文化运动对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有过深刻甚至是毫不留情的批判,但最终似乎是导致了一种“破而未立”的状态。因此,现在出现了一股儒家返场的潮流,一批人开始大搞“国......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8日 19:34

朱大可访谈:中国是奇观超级大国(上)

朱大可访谈:中国是奇观超级大国(上)


 

朱大可访谈:

中国是奇观超级大国(上)

【小编导读】

福柯曾经在《什么是启蒙?》中说过,要将关于自身的批判看成是“一种态度,一种精神气质,一种哲学生活”,而这种批判又包含着对启蒙的信念以及我们对于自由的永在的渴望。 批判几乎构成了人类得以生存的根本,它表达着人类的理性、智识、反思与拒绝,拒绝混沌的生而无活以及整个人类史曾出现......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5日 20:13

住在厕所里的紫衣女神

住在厕所里的紫衣女神


月宵夜扶乩迎紫姑


住在厕所里的紫衣女神


朱大可



中国民间神话是一个庞大驳杂的系统,除了那些官方祭祀的高级神祇,还有大量低级的民间小神,执掌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从田头、灶头、床头到灯头,万般俱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就是分管厕所的女神紫姑了。她在木版画里的形象,是一位丰腴端庄的女性,头戴红色帽冠,身穿绣有花卉的紫色美服,手捧鲜花,脚踩代表祥瑞的云朵,身旁还有两位手持祭品的侍童。


令人费解的是......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8日 17:22

屈原之死:踏勘在谋杀的现场——谨以此文献给端午节

屈原之死:踏勘在谋杀的现场——谨以此文献给端午节


 

屈原之死:踏勘在谋杀的现场

——谨以此文献给端午节

朱大可

诗人之死



诗人之死,早已成为人们热衷谈论的话题,而最早的一次中国诗人殉难,可以追溯到先秦的屈原。先秦人视死如归,确实是一个罕见的文化景象。中国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个朝代,像春秋战国时代那样,对死亡(自杀)保持着极度的轻蔑,仿佛只是一次短暂......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31日 19:59

傻瓜国王的时钟——谨以此文祝各位小朋友六一快乐

傻瓜国王的时钟——谨以此文祝各位小朋友六一快乐

傻瓜国王的时钟
——谨以此文祝各位小朋友六一快乐

朱大可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伟大的国王,他是人民爱戴的英雄,却很怕冷,每天要用月光取暖才能入眠。那时候的太阳是冰冷的,但月光很温暖,它每天晚上都钻进国王的被子,在他脚心烙上两个红红的印子,然后国王就幸福地睡着了。他每天都是如此。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后来一只乌鸦看见了,忍不住告诉她的同伴,她同伴又告诉了别人,这样一直传到了坏人那里。

......
阅读全文>>